欢迎访问美菲斯整形美容医联体官网

缺乏资质 私人医疗美容机构乱象亟待治理

时间:2018-06-26    来源:中国商报

核心提示: 伴随着医疗美容的火热,医美行业乱象丛生,不合规的机构、非专业的医师、来源不明的药剂充斥市场。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李孟)江西省卫生计生委日前制定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工作的通知》,对于达不到基本标准条件的医疗美容机构或医疗机构内设医疗美容科室,将依法坚决予以取缔。浙江湖州警方日前破获了一起由公安部督办的特大生产、销售假药案件,捣毁制售假药窝点九个,肉毒素等各类假美容药销售遍布全国30余个省市,涉案金额达1.5亿元。

伴随着医疗美容的火热,医美行业乱象丛生,不合规的机构、非专业的医师、来源不明的药剂充斥市场。业内人士表示,整形、美容实实在在地是一个医疗问题,医疗问题就涉及到人的健康和安全,把医疗美容生活化是导致行业乱象丛生的一个很重要原因。

微整会“上瘾”

一位长期进行微整的受访人士表示:“当你做了之后发现没有那么可怕时,就会不自觉地开始观察自己还有哪些部位需要改变,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医美真的会让人上瘾,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总觉得自己有很多地方需要调整。”25岁的罗楠说到医疗美容来感触颇多。她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开始自己只是想割双眼皮,但割完双眼皮之后开始越来越大胆,从2015年起,她又陆续做了割双眼皮、开眼角、脂肪填充、美容针等多项医疗美容项目。

“第一次割双眼皮时其实心里还是有些畏惧的,毕竟是手术,前期查了好多资料,也咨询了身边的许多朋友。幸运的是最后非常成功,效果好,恢复得也很快。当你做了之后发现没有那么可怕时,就会不自觉地开始观察自己还有哪些部位需要改变,于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然而,随着做的项目越来越多,罗楠医疗美容的地点也不再仅限于医院,她表示自己也曾经在无资质的私人工作室进行过医疗美容。

谈及为什么选择私人工作室,罗楠坦言:“主要是便宜。”罗楠告诉记者,在选择私人工作室之前,一直都是去正规医院或医疗美容院做,“做得多了,胆子就大了,像美容针这种几乎没有创伤的项目对技术也没有太高的要求,当时比较了一下价格,就选择了私人工作室。”罗楠说道。

事实上,罗楠所说的私人工作室位于一处普通居民小区里,并没有店面,从外面也看不出这里可以进行医疗美容。“是朋友介绍我来这家私人工作室的,她去做过,没出现过什么问题,感觉比较放心。”罗楠告诉记者,自己是通过朋友的微信联系到这家私人工作室的,工作室的主要项目是美容针和线雕。

罗楠选择的项目是水光针。记者了解到,水光针并非一种特定针剂类型,而是一种注射方法,通过专门的仪器“水光枪”,将胶原蛋白、玻尿酸等美容针剂注射到紧贴表皮下的真皮层,因为注射后能让皮肤变得水润有光泽而被称为“水光针”。而正因为水光针主要依靠仪器进行操作,才让罗楠更加放心了。“这跟割双眼皮不一样,割双眼皮主要靠医生的技术和手法,但是这个只要会操作仪器就行。”

根据《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美容医疗机构必须经卫生行政部门登记注册并获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后方可开展执业活动,但罗楠并没有意识到要察看这家工作室的资质。“就是一个普通的房间,里面有很多仪器,整体比较简陋。因为是朋友介绍的,也就没想那么多。”罗楠告诉记者,虽然不能确认私人工作室是否有执业许可,但可以确定的是,当时自己注射的是“水货”,“据说是韩国进口的,国内还没有上市。但效果比较好,并且价格还便宜。”罗楠说道。

培训速成

据介绍,经过十天半个月的培训,就能拉客做生意了,私人医美机构多是这么出来的。

通过这位咨询师的微信朋友圈,记者发现他们还提供医疗美容培训服务。根据宣传介绍,这种医疗美容速成班面向零基础的学员,即使从来没有过相关从业经验,也能在两周内实现针剂注射速成,双眼皮埋线、线雕最多一个月就能够上手,培训完成后将会获得韩国机构颁发的整形资格证书。

一位美甲纹绣店的经营者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这种速成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经过十天半个月的培训,就能拉客做生意了,市面上那些私人的医美机构都是这么出来的。正规的机构都经过了严格的培训管理,医院的建设成本、管理成本是很高的。但如果是在家里打针或者开刀的话,成本就大幅降下来了。”这位美甲纹绣店老板告诉记者,这种速成培训、非法行医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也曾经有不少私人工作室联系到她希望帮忙介绍顾客。但因为他们多在居民区等较为隐蔽的地方,且顾客多数是通过朋友介绍、微商、微信、QQ等方式进行联系,如果项目没有出现问题,很少有人举报投诉,违法线索很难发现。

医疗美容机构良莠不齐、黑医美乱象等问题不容小觑。根据更美APP发布的《2017年医美黑皮书》,全国正规医美诊所只有9500多家,而黑医美诊所是前者的六倍,约有60000家,它们往往规模小、隐蔽性强,常隐身于生活美容店、住宅区与酒店中。黑诊所的手术量是正规机构的2.5倍,非法执业者是合规执业者的9倍,有15万人之多。

不同于隆鼻、割双眼皮的谨慎,很多人认为打美容针风险较小,且不需要动刀,不属于医疗范畴。事实上,美容针这种所谓的“微整形”也属于医疗范畴,根据国家规定,需要在医疗场所由医生来完成。并非所有美容院都可以进行医疗美容项目,由于医疗美容具有创伤性或者侵入性,打玻尿酸、瘦脸针、隆胸、隆鼻、割双眼皮等都属于医疗美容范畴,医疗美容需卫生部门审批,而普通生活美容则只需在工商部门进行登记。生活美容院只能做非创伤性和非侵入性的皮肤清洁、护理、保养,不能开展医疗美容项目。

资质堪忧安全隐患多

这些机构在没有取得从业资质的前提下,仅在小区居民楼里支起一张手术台就打水光针、玻尿酸,做双眼皮埋线,甚至还可以上门服务。

然而,这些所谓的“水货”来历不明,很有可能对人体造成伤害,不仅可能引起水肿、发红、透光等症状,严重的还会导致皮肤溃烂、失明甚至失去生命。罗楠告诉记者,不少私人工作室允许顾客通过自己的渠道购买、自备针剂,工作室仅提供注射服务。而这些购买的针剂往往来源渠道不明,运输和储存也难以满足应有的条件。因此,这种私人工作室经常隔几个月就换个地方,也不会给顾客提供发票和收据。

相比动刀的手术美容,微整形多通过注射完成,创口小且对日常生活影响不大,因而受到了许多人的喜爱。这些机构在没有取得从业资质的前提下,仅在小区居民楼里支起一张手术台就打水光针、玻尿酸,做双眼皮埋线,甚至还可以上门服务。近年来,微信朋友圈里随处可见微整形的宣传广告。

记者通过微信联系到了一位号称可以全国出诊的皮肤管理咨询师,以咨询为由,询问他们是否有执业资质。这位咨询师十分谨慎,仅通过语音回复,她告诉记者,他们的业务主要包括针剂、线雕、眼综合和脂肪移植,支持全国出诊,但并非上门服务,顾客可以通过预约,经安排后顾客可前往他们提供的地址进行医疗美容。

然而,当记者询问主诊医师是否有执业资格并经注册时,这位咨询师含糊地表示他们的医师都拿到了资格证。而当记者进一步追问是哪个机构下发的资格证时,这位咨询师回避了这一问题,强调他们的医师都是从业多年的医生,技术没有问题。

而根据《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负责实施医疗美容项目的主诊医师必须同时具备下列条件:具有执业医师资格,经执业医师注册机关注册;具有从事相关临床学科工作经历。其中,负责实施美容外科项目的应具有六年以上从事美容外科或整形外科等相关专业临床工作经历;负责实施美容牙科项目的应具有五年以上从事美容牙科或口腔科专业临床工作经历;负责实施美容中医科和美容皮肤科项目的应分别具有三年以上从事中医专业和皮肤病专业临床工作经历;经过医疗美容专业培训或进修并合格,或已从事医疗美容临床工作一年以上。

当记者问到是否设有门店时,这位咨询师没有直接回应,但表示他们在全国多地都设有站点,“环境和安全性一定是有保障的,性价比高。”但当记者询问是否可以前去他们的网点提前了解一下情况时,这位咨询师表示暂时不便前去。“你还没有确定在我们家做,这个不太方便。你想好确定要做再来吧。”随后,这位咨询师就不再回复记者了。(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罗楠为化名)


Copyright © 2018 美菲斯整形美容医联体 版权所有 豫ICP备18018172号-1